亚运城中文学习室备受追捧“名字”“我爱你”成热门

“很多参加亚运会的年轻人,可能正在谈恋爱,”邹娜娜告诉记者,“我们知道,用多种语言表述 我爱你 是一种流行的示爱做法,现在中文 我爱你 也是最受欢迎的一种。”

每天有超过100名来自亚洲各地的运动员,来到运动员村国际区A区二楼的“中文学习室”,求学问道,被博大精深的汉文化深深折服。

昨天,记者探访位于国际区的娱乐场所了解到,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二楼的卡拉OK厅和舞厅就会变得热闹非常,而隔壁的中文学习室则是“闹市”当中的一片净土,“生意”相当红火。很多人在唱歌、跳舞“HAPPY”完了,顺道来这里逛逛,没想到写毛笔、喝茶问道和弹奏古筝,同样让人流连忘返。

这样简单的问题,听起来有些好笑,但这是线名来自亚洲各地的运动员,来到运动员村国际区A区二楼的“中文学习室”,求学问道,被博大精深的汉文化深深折服。

昨天,记者探访位于国际区的娱乐场所了解到,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二楼的卡拉OK厅和舞厅就会变得热闹非常,而隔壁的中文学习室则是“闹市”当中的一片净土,“生意”相当红火。很多人在唱歌、跳舞“HAPPY”完了,顺道来这里逛逛,没想到写毛笔、喝茶问道和弹奏古筝,同样让人流连忘返。

共有近万名运动员参加广州亚运会,其中,中国代表团选手占到1/10,堪称“超级大团”。

如果说赛场上的中国代表团在竞技体育层面大获成功的话;每天有大批运动员和教练员涌入中文学习室,则是亚运会文化层面刮起了一阵赛场外的汉文化旋风。

在运动员村,你找运动员要签名,如果他写出一个中文签名,千万不要感到惊讶,因为,中文学习室在赛时已经培训了近千名“弟子”。

如今,学中文、写汉字在运动员村成了时髦的事情。昨天,记者在中文学习室看到,有10多名运动员正在认真地学习握毛笔,并书写自己的名字。

中文学习室的书法老师李荣森,是广州城市职业学院的一名国学专业的学生,他耐心地辅导每一位想要尝试的运动员。

李荣森告诉记者,每天都有近百名运动员来到中文学习室学着写汉字,“我们有20位工作人员提供书法、茶道和古筝方面的培训。”

“中文学习室非常受运动员欢迎,他们怀着浓厚的兴趣来到这里,”李荣森告诉记者,“大家最想学的还是如何写自己的中文名字。”

事实上,文身在西方很多国家和地区比较流行,而文汉字已经相当普遍,像很多NBA球星和橄榄球明星,在臂膀、胸前背后,都文有汉字。

而在运动员村,很多运动员是中文文身的忠实粉丝。邹娜娜告诉记者,有很多运动员让她在他们身上书写汉字。

阿布杜拉·阿尔克海耶特是来自科威特的一位击剑选手,他手握毛笔聚精会神地在宣纸上学写自己的名字,一边写,一边看老师如何运笔。或许是完全进入状态了,当记者把镜头对准他时,他居然完全没有察觉。

“我们会先告诉他自己的名字怎么读,然后写出来,教给他每个字的发音,”李荣森表示,“大家虽然并不了解每个汉字的意思,但很有兴趣。”

在李荣森的辅导下阿布杜拉用了15分钟总算完成了自己的名字,他如释重负地向记者展示自己的中文“作品”。“老师说我写得很不错,我为自己的书法感到自豪。”阿布杜拉开心地说。

“我非常喜欢古汉字和中国传统文化,现在我有了自己书写的中文名字样本,非常酷,”阿布杜拉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我会把这幅汉字带回家,给我的老婆和孩子看。”

虽然很多人都是初次学习汉字,但他们有一个有趣的共识。中山大学中文系研究生邹娜娜是一名志愿者,主要负责教运动员书写汉字,她告诉记者:“除了中文名字,运动员最想写的字是 我爱你 。”

“很多参加亚运会的年轻人,可能正在谈恋爱,”邹娜娜告诉记者,“我们知道,用多种语言表述 我爱你 是一种流行的示爱做法,现在中文 我爱你 也是最受欢迎的一种。”

“是的,非常有趣,令人感到兴奋,”巴基斯坦选手说,他让老师把“我爱你巴基斯坦”几个字写在胳膊上。过了2天,他回到中文学习室,令人惊讶的是,他皮肤上的汉字斑驳可见。“字迹还很清楚,可以读出来,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保留的。”邹娜娜表示。

在阿布杜拉握毛笔写字的时候,他的队友法赫德·哈桑正在弹古筝,对茶艺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知道中国茶文化风行世界,但我不知道在喝茶前还有这么多仪式,这么独特、有意思,”法赫德说,“我对中国古乐器很感兴趣,有时间就来学习怎么弹奏。” (本文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