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式橄榄球“沪漂”第三年这个“洋赛事”渐渐打动中国球迷

  俗话说“三岁看大”,如今,AFL(澳式橄榄球联盟)在中国的推广也进入了第三个年头。

  6月2日,2019澳式橄榄球超级联赛上海站在江湾体育场圆满完赛,相比刚刚开始时的“稚嫩”,这站赛事已然走入成熟。

  在保持着一贯高硬件水准的情况下,比赛有了更高的热度、更多的中国观众,相比一开始都是海外观众捧场,如今的AFL上海站得到了更多本土观众的关注。

  而人气能够得到增长,和办赛方在宣传推广方面的努力密不可分:免费提供介绍规则的宣传册、到校园展开推广……在未来,澳式橄榄球还会继续在中国市场的开拓步伐。

  在澳大利亚,澳式橄榄球堪称“国球”,一般的超级联赛上座率经常达到5万,总决赛上座率更是常冲破10万大关。

  2017年,当AFL首次在上海开办常规赛上海站时,前来观赛的大多数都是对澳式橄榄球有所了解的海外群体。据统计,第一年比赛的海外观众比例高达七成。

  在6月2日的比赛当天,不少海外观众聚集到了江湾体育场,但在他们中间,也出现了许多中国观众的身影。

  “近两年来看,中国的观众越来越多,今年比赛出了一万张门票,中外观众的比例大概在一半一半。”上海久事体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亦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也就是说,经过三年的培育,这项赛事中国观众的比例就上升了两成。考虑到最初群众基础的完全空白,这已然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成绩。

  事实上在2010年,AFL曾经像NBA等海外体育联盟一样,在中国做过一次表演赛,但在2017年,AFL毅然选择把常规赛放在上海,背后的原因很简单:表演赛的精彩和激烈程度不可能和真刀真枪的常规赛相比,AFL希望用更加精彩的比赛吸引观众的眼球。

  而在办赛的同时,赛事主办方也在尽力普及项目,比如在赛场周围免费发放比赛规则手册,设立球迷活动区和互动区,通过有趣的小活动宣传澳式橄榄球知识……用这样的细节服务,来招徕更多对该项目产生兴趣的人群。

  如今,AFL上海站已然走上了一个向上的轨道。据了解,该项赛事一开始签约的时间是三年,如今三年之期已到后,又决定再签约两年。

  赛事能够续约,侧面证明了其发展潜力得到了积极评价,但其实,在把AFL上海站落地的过程中,办赛方也曾经历过许多困难。

  首先就是场地的问题,据杨亦斌介绍,由于澳式橄榄球需要的场地面积大,在国内也没有项目基础,想要找到一块能够满足比赛要求的场地很困难。

  “比赛需要椭圆形场地,短边130米,长边270米,全上海我们考察了很大一圈,能够符合这个要求的可能也只有这个江湾体育场,但是我们第一年来看的时候,草地质量是看不下去的,很多地方都是光秃秃的,连足球也不能踢。”

  为了保护运动员健康,AFL对于草皮的要求非常苛刻,于是在2017年首次办赛前,AFL和久事请了草皮公司来重新改造体育场的草皮,最终打造出了堪称全上海条件最好的体育场草地。

  与此同时,为了满足现代的服务和安全要求,建成于1935年的江湾体育场也需要诸多配套改造,杨亦斌坦言,“一开始还是做得蛮累的,后来慢慢地才走上轨道。”

  经过了三年的运营,如今无论在场地维护还是配套服务上,AFL上海站都已经成熟,这对于创造良好的观赛体验无疑相当重要。

  除了能让中国观众愉快观赛之外,那些远道而来的海外观众也能拥有良好体验。除了看这一场比赛之外,他们往往也会进行其它旅游消费,这对于当地的经济也是一个利好。

  今年来华参赛的阿德莱德港俱乐部主席柯旭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坦言,“赛事来到中国三年有了很大变化,我们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观众到现场观看,也有更多的合作伙伴与我们一起进行市场的拓展。”

  而除了比赛本身之外,AFL也在努力通过其它方式推动这一项目在中国市场的发展。

  至今为止,AFL与中国百余所高中、大学开展了澳式橄榄球项目的推广宣传活动,通过派遣培训人员、培养本土教练以及定期互访交流来加强基层教练和爱好者的培养。

  AFL中国区总经理大卫·史蒂文森透露,“过去3年,我们还走进了上海21所中小学校园推广澳式橄榄球,中场休息的时候,这些孩子上场表演,未来希望有更多的中国观众能了解并爱上澳式橄榄球。”

  在杨亦斌看来,澳式橄榄球相比英式和美式橄榄球有自己的优势:激烈程度较高,规则相对简单,比较容易看懂。

  与此同时,随着社会的发展,很多中国的家长也会鼓励孩子去参加一些从海外“舶来”的运动,其中橄榄球因为其较高的对抗性,得到了一些家长小孩的欢迎。

  为了推动澳式橄榄球在中国市场落地,AFL也采取了很多因地制宜的措施,比如推出新的比赛形式:每队上场10人,在标准足球场进行,从而让比赛的场地适应性和参与度大大提升。

  而AFL的远景,是让更多中国观众成为澳式橄榄球的粉丝,正如柯旭在接受采访时所说,“三年来中国有越来越多的青少年参与澳式橄榄球,我相信未来这一运动可以进行中澳友谊赛,甚至在中国本土举办城市联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